宋史悬疑宋太宗是否是杀死亲哥哥宋太祖的真凶

佚名2019-09-18 16:57:28

  宋朝和后周江山的更替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温柔的政权交接方式了。宋太祖赵匡胤和自己的亲信们利用一出“双簧”戏几乎兵不血刃地把后周的江山轻而易举地从孤儿寡母的手里夺来,安安稳稳地就做起了皇帝。这尽管也遭受到后人的一些诟骂,但我们也毫不否定赵匡胤是中国历史上最有人情味的皇帝。他不但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姊妹,而且还把被消灭了的各个国家的国君大臣都好好地安置,对一些人的过激做法也完全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去理解,不怪罪、不埋怨,更不处罚。据史书记载,一次,他设宴招待群臣。其中有一个叫王著的翰林学士,原来是后周的大臣,喝醉了酒之后,突然思念起了故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失声痛哭。群臣大惊,都为他捏一把汗。太祖却毫不怪罪,命人将他扶出去休息。王著不肯出去,掩在屏风后面仍然痛哭不止。第二天,有人上奏说王著当众大哭,思念周世宗,应当严惩。太祖说:“他喝醉了。在世宗时,我和他同朝为臣,熟悉他的脾气。他一个书生,哭哭故主,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让他去吧。”还有一次赵匡胤乘驾出宫,经过大溪桥时,突然飞来一支冷箭,射中黄龙旗。禁卫军都大惊失色,太祖却拍着胸膛说:“谢谢他教我箭法。”不准禁卫去搜捕射箭者。

  可就是这么一位温情脉脉的皇帝,却只做了十七年皇帝,在刚五十岁的壮年之际却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去了,给后人留下了永远也无发解开的答案。

  

  《宋史·本纪》曾经热情洋溢地赞颂赵匡胤和赵光义这弟兄二人的情深意长、肝胆相照。一次,赵光义病了,赵匡胤亲自到床头去服侍,烧艾草热灸的时候,哥哥惟恐烫坏了弟弟,就先在自己身上烧几下,这真是手足深情,令人感喟啊。哥哥是如此的友爱弟弟,可弟弟就不一定像哥哥一样有情了。据说,赵匡胤死前的晚上,天气极寒,他跟赵光义宋史悬疑宋太宗是否是杀死亲哥哥宋太祖的真凶饮酒,俩兄弟一直喝到深夜。本不该留宿内廷的赵匡义却厮守在皇帝身边。当夜,赵匡胤发出莫名其妙的呼喊声,且传出“烛影斧声”。从此赵匡胤的死就成为了历史上的一个谜团,而他的弟弟赵光义也就有了跳到黄河也无法洗涮的嫌疑。但却也成为了“兄终弟及”的宋朝第二个皇帝。

  按照中国历代的惯例,皇位应该遵守“父终子及”“传嫡不传庶族”“传长不传幼”的原则,按理说太祖之后的皇帝怎么也不该是他弟弟赵光义呀?可宋朝却偏偏就改了规矩。按史书记载,太祖的母亲杜太后共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和小儿子都早早夭折了,就剩下了中间的三个,赵匡胤居长,赵光义第二,赵廷美最小。杜太后病危前,她把赵匡胤和丞相赵普叫到床前,留下了匪夷所思的“遗嘱”。杜太后认为,赵宋之所以能获取后周的江山,就是因为周世宗去世后继位的是一个小孩子皇帝,如果是一位壮年英武的君主,绝不会出现“陈桥兵变”,赵匡胤也就没机会当上皇帝。为了不让这种惨痛的历史重演,为了维护赵宋亿万年社稷,太后责令赵匡胤必须选择一位“长君”(按照史书的记载,杜太后去世时,赵匡胤35岁,赵匡义23岁,赵廷美15岁,赵匡胤的次子德昭11岁〈长子和三子早亡〉,四子德芳3岁)即他的弟弟赵光义做接班人,之后就是小弟赵廷美,然后再回到赵匡胤儿子的身上。作为大孝子的赵匡胤结果不假思索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太后自然非常满意,遂命赵普白纸黑字记录下来,并把这份政治遗嘱当作“基本国策”珍藏在黄金宝柜里。这就是史书上说的“金匮预盟”。

  现在赵光义以“金匮预盟”为依据似乎名正言顺地做起了皇帝,但他可不像他哥哥那样胸无城府,也不像自己母亲想得那样简单。他想的是有朝一日我赵光义撒手人寰,身后怎么安排,皇帝大位会不会落到自己兄弟身上?或者转而回到哥哥的子嗣手里?应该说每每想到这个问题,他就心有余悸,夜不成寐。怎么办呢?赵光义经过绞尽脑汁处心积虑的反复思考之后,最后终于由他和赵普再次合作表演“双簧”,导演了一出逼死兄弟、侄子,逼疯儿子的悲剧。为排除传子过程中的障碍,走过了一段血雨腥风充满风波曲折的历程。

  按照“金匮之盟”的约定,赵廷美是赵光义之宋史悬疑宋太宗是否是杀死亲哥哥宋太祖的真凶后的皇位第一继承人,并由廷美传回太祖之子德昭。其实所谓的“金匮之盟”很可能是太宗、赵普捏造出来的,虽然一时能掩人耳目,但最终限制了太宗传子的愿望。“解铃还需系铃人”,这还得靠太宗和赵普自己解开这道难题。

  

  赵普在在此事上扮演了极为特殊的角色。太宗曾以传国之事询问赵普的意见。赵普一生读书不多,但好读《论语》,并从中学到一些治国之道。他曾对太宗说:“臣平生所知,诚不出此(指《论语》)。昔以其半辅太祖定天下,今欲以其半辅陛下致太平。”因此以“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而闻名于世。赵普在太祖时代以佐命元臣之身份在中枢机构执政达10年之久,与太祖私交甚好,被其视为左右手。太祖时代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如“陈桥驿兵变”“杯酒释兵权”、制定统一战略等事上,赵普都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赵普的权势甚至一度在晋王赵光义之上。他还反对过太祖传位晋王光义的意图。因此,他与太宗的关系极为微妙。 太宗继位后,赵普的地位已远远不及太祖时代,颇受压抑和冷漠。太宗要维护自己的权力,对赵普这样的太祖旧臣自然心存猜忌,何况两人还曾是政敌呢。然而,赵普是开国元勋,太宗要安抚人心,自然需要利用这样的元老重臣装点门面,所以对赵普在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赵普沉浮宦海几十年,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在身家性命随时有危险的情况下,政治态度自然会发生一些变化。于是,当太宗向他询问传任廷美之事时,赵普心知太宗心意,便说:“自古帝王传位乃是父传子,当年太祖已误,陛下今日还要再错吗?”这句话大获太宗赏识,坚定了太宗传子的信心。

  太祖去世后,还留有两个儿子德昭和德芳。太宗继位之初,德昭封为节度使和郡王。太宗征辽时,德昭从征幽州。高粱河之战。宋军惨败,太宗只身逃脱,不知所踪。这时有人商议立德昭为帝。后来,太宗生还,此事便作罢。班师回京后,太宗以此次北伐不利,便很久不行此前平定北汉之赏,将士们不免议论纷纷。德昭便为将士们请赏,认为即使与辽作战失败了,还是应该赏赐平北汉有功的将领。太宗听后很不高兴,就说:“待你做了皇帝再赏赐也不迟。”此言一出,德昭惶恐万分,低头垂泪,默然而出。德昭所处地位本来就微妙,而叔父那番话分明又是怀疑他有夺位之心,日后难全其身,又思及父母早亡,兄弟二人不得保,满腹心事竟无处诉说,顿生短念,回来后便自刎身亡。据记载,太宗得知此事后又惊又悔,赶过来抱尸痛哭:“痴儿何至此邪!”下令厚葬,追封魏王。德昭死时年仅29岁。两年以后,德芳又不明不白地死去,年仅23岁。于是,太宗皇位继承的两大“隐患”被消除了。

  德昭兄弟死后,对皇位能构成威胁的就只剩下弟弟廷美了。太宗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对廷美下手,但只有除掉其弟,才能保证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子孙。太宗此次又想到了赵普。赵普曾提醒太宗不可“一误再误”而深受太宗信任,自然知道在这种情形下该怎么做。

  

  这里需要提一下赵普的政敌卢多逊。卢多逊为人机警,知道太祖喜欢读书,经常到史馆来取书,就让小吏每次都查看太祖所取何书,于是通宵阅读此书。等到第二天召对时,太祖问起大臣们书中的事情,只有卢多逊一个人应答如流,以此获得太祖赏识,拜为宰相。他跟赵普一直不和,好几次在太祖面前说赵普坏话,而赵普本人确实也因专权、贪财为很多大臣所忌,并被人抓住把柄,结果赵普被罢相。当时有人跟太祖反映赵普非议皇弟光义,估计这也是卢多逊干的。赵普上表自诉说:“皇弟忠孝,我怎么能够轻议。这是外人的离间之词,何况当初太后临终前的遗命我亲目所见,并作了记录呢。希望陛下明察。”太祖将赵普的上表一并藏在金匮里。太宗初年,赵普受到冷落,卢多逊怕他复起,就跟太宗说赵普当初反对太祖传位给他。

  过了几年,太宗为晋王时的旧僚揭发秦王廷美阴谋造反。太宗将信将疑,就问赵普的看法。这给了赵普表白的机会。关于秦王廷美,赵普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但这次赵普趁机说自己为权奸(当然是指卢多逊了)所害,并详细说起杜太后的金匮之盟以及自己的上表等事。这下,太宗感觉到赵普原来是自己的大忠臣,于是对赵普加官晋爵。但不多久,太宗君臣都意识到了金匮之盟所存在的隐患。赵普提醒太宗不可一误再误的话一出口,就已经决定了廷美的结局。


目光炯炯 进击的巨人ova 英雄陈翔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