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宋代的文人咋就对金兀术情有独钟

佚名2019-08-22 10:51:47

  读宋史,有一点让笔者很困惑:为什么宋代读书人那么喜欢金兀术,总是为这个攻宋急先锋出谋划策。然后又听说现代很多文人表示最想穿越到宋代去当个文人,这才稍微明白了一点儿:原来到了宋代,要是不受宋朝待见,还可以去投靠金人——脚踏两只船会比忠贞不二吃得饱一些。

  有史料证实,当年的南宋文人的主流意见是反对北伐收复失地的,因为收复了失地就要从江南调集物资搞重建,这等于是在割江南士族的肉。

  除了朝堂上那些软骨头奸臣,民间习惯于风花雪月骄奢淫逸的文人才子们,也全没了他们日常鼓吹的“舍生取义”,反倒出谋划策帮助金人。见诸于正史的,就有两个连举人也考不上的文人,主动投靠金人,一次是黄天荡放跑了金兀术,让韩世忠先胜后败;另一次是热情挽留住了准备跑路的金兀术,要不然收复汴京的宋朝就不叫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了。

  

  书归正传,我们先来说说宋金黄天荡之战。

  当年金兀术大举南侵,吓得赵构想卷铺盖跑路,不管韩世忠怎么相劝,他还是跑到海上避难去了,把刚建设的比较奢华的临安丢给了金兀术。

  金兀术在南宋都城发了一笔大财,扛着包裹就想回老家——习惯了北方气候的金人是受不了西湖那能把游人熏醉的暖风的,这也可能是每次金人只抢财宝不抢土地的原因。

  金兀术正哼着小曲往北走,一路上盘算着抢来的金银财宝怎么花,半路上出来打劫的了——韩世忠已经在镇江等候他多时了。

  这时候金兀术有十万大军,韩世忠只有八千人,虽然金兵为了避开沿途堵截的义军,已经全部上了船走水路,属于旱鸭子下水。但是十万对八千,而且单兵作战能力远胜于宋军,十个打一个,咋也输不了。

  于是金兀术向韩世忠约架:要打咱们就光明正大打一场!

  韩世忠虽然是个农民大老粗,但是打起仗来一点都不粗,他一点一点把金兀术引进了事先设好的埋伏圈,八千人加上有利地形,就把十万金兵包了饺子。

  梁红玉擂鼓战金山,实际是一种真正的关门打狗,把个金兀术打得晕头转向——他那十万人坐的都是临时抢来的小船,韩世忠都不用跟他废话,见面先甩出一个个铁钩子,钩住一个敌船,喊着号子一拉,那船就翻了,不用一刀一剑,金兵就淹死了不少。

  韩世忠秉承要么不做,做就做绝的汉家兵法传统,在黄天荡出口凿沉了一些破船,这下子金兀术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每天被韩世忠“零敲牛皮糖”,今天杀一千,明天杀八百,足足杀了四十八天。

  这期间金兀术想尽了办法想逃跑,硬的不行来软的:“韩大将军,我把抢来的东西全送给你,你放兄弟一马怎么样?”

  韩世忠回答:“你抢来的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们的,再说了,灭了你,那些东西不用你送,也得全归我!你要想活命也容易,把抓取的皇帝、抢去的地盘都还给我们。”

  

  金兀术哭的心都有了:“那些事情哪是我说得算的呀,你们虽然叫我太子,但实际上我在家里排行老四,根本就没指望接班。要不这样吧,除了从你们那抢来的,我把我自己的好马都送给你吧,等于是向你交了利息了!”

  韩世忠一听不耐烦了:“你做不了主还跟我磨叽啥?弓箭手,给我射死他!”

  金兀术也是个聪明人,一看韩世忠急眼了,一溜烟就跑掉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可疑了,无论是正史还是民间传说,都说金兀术下令重金悬赏征集逃跑办法,于是当地百姓纷纷前来献计献策。

  可疑的地方就在于当时韩世忠已经把黄天荡围得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金兀术的悬赏告示是怎么送到当地老百姓手里的?当地老百姓又不是特种兵,又怎么能穿越火线跑到包围圈里找金兀术献计请赏?最大的疑点还在于:金兵一路烧杀掳掠而来,沿途百姓深受其害,又怎么会出力帮助金兵?

  但是不管怎么说,史料中还是留下了这样的记载:当地乡民告诉了金兀术一条可以绕到宋军背后的密道——在附近就有一条名为老鹳河的故道,虽然日久干涸,但是依然可以通往长江,只要发动军兵将它挖掘出来,那么就能反败为胜。

  更有一个福建秀才王某手把手教给金兵在小船上填土铺平板,以防止轻舟在风浪中颠簸及宋军用铁钩钩船,还告诉金兀术等没风的时候再跟宋兵打——宋船使帆、金船划桨,这叫趋利避害,更可以用火箭射宋船的帆篷。

  金兀术大喜过望,夜赶制火箭开掘新河,乘韩世忠不备,率船队迂回至宋军上游,结果很简单:“以火箭射世忠……烟焰满江,世忠不能军,追北七十里,舟军歼焉,世忠仅能自免。”

  ——《金史列传第十五完颜宗弼(兀术)传》

  煮熟的鸭子飞起来变成了吃人的老虎,把韩世忠打成了光杆儿司令。

  要不是宋朝出了那么多汉奸,金兀术这次绝对是在劫难逃,金国就会失去一个超一流统帅而元气大伤,此消彼长,抗金复国还真的有希望了。

  而文人汉奸主动投靠金人破坏北伐大业还不止黄天荡这个姓王的,在汴梁也有,在说那个人之前,笔者还是有一个疑问:这个姓王的读书人怎么会懂那么多物理和地理知识?这可不像一个普通人,简直就是一个军事专家呀,莫非他是现代文人穿越过去的?要不就是秦桧派来帮助金兀术脱困的?

  韩世忠倒霉,被“自己人”结结实实坑了一把,连自己的老婆梁红玉也气得不行,上书给宋高宗赵构,要弹劾自己的丈夫让朝廷免他的职——估计是伤心了:这仗没法儿打了,咱还是回家享福去吧。

  但是岳飞比韩世忠更倒霉,本来他已经把金兀术打哭了。岳飞用麻札刀大破拐子马(初,兀术有劲军,皆重铠,贯以韦索,三人为联,号“拐子马”,官军不能当。是役也,以万五千骑来,飞戒步卒以麻札刀入阵,勿仰视,第斫马足。拐子马相连,一马仆,二马不能行,官军奋击,遂大败之。)

  

  赖以成名的王牌军被岳飞吃掉了,金兀术放声大哭:“我从海上起兵以来,靠的就是这支王牌军,今天全完蛋了!”郾城大捷之后,岳云又以八百骑兵大破十万金兵(打败,不是杀光),连金兀术的女婿夏金吾(看这名字像个汉人)也给锤死了。

  就这样岳家军一路开挂一样打野,一直杀到了离汴京四十五里的地方,又用五百“背嵬骑(亲兵特种部队,韩世忠也有)”打得金兀术缩在汴京不敢出头。

  眼看着岳飞难以抵挡,金兀术就开始发鸡毛信求救,但是却没有人敢来救他(金号令不行,兀术欲签军以抗飞,河北无一人从者)。

  这时候金兀术就又准备跑路——连汴京也不要了,他这一跑,等于岳飞就收复了北宋都城,靖康之耻起码报了一半了。

  就在这宋金战局即将逆转的关键时刻,宋代的文人又出现了:别走,等等。

  史料是这样记载的:

  方兀术弃汴去,有书生叩马曰:“太子毋走,岳少保且退矣。”兀术曰:“岳少保以五百骑破吾十万,京城日夜望其来,何谓可守?”生曰:“自古未有权臣在内,而大将能立功于外者,岳少保且不免,况欲成功乎?”兀术悟,遂留。

  这段话读者诸君都能看得懂,笔者就没有翻译,但是让笔者大惑不解的是:这个读书人为什么就跟金兀术那么亲?宁可让金兵继续留下来杀人放火,也不肯让岳飞轻易成功?

  最为可疑的是,这个书生(既然是书生,肯定是连个秀才举人都没考上)怎么对朝廷里的权力斗争那么门儿清?这个书生是秦桧派来的,或者干脆就是秦桧后人不教书了,干脆穿越到宋朝去帮金兀术了……

  读宋史,有一点让笔者很困惑:为什么宋代读书人那么喜欢金兀术,总是为这个攻宋急先锋出谋划策。然后又听说现代很多文人表示最想穿越到宋代去当个文人,这才稍微明白了一点儿:原来到了宋代,要是不受宋朝待见,还可以去投靠金人——脚踏两只船会比忠贞不二吃得饱一些。

  有史料证实,当年的南宋文人的主流意见是反对北伐收复失地的,因为收复了失地就要从江南调集物资搞重建,这等于是在割江南士族的肉。

  除了朝堂上那些软骨头奸臣,民间习惯于风花雪月骄奢淫逸的文人才子们,也全没了他们日常鼓吹的“舍生取义”,反倒出谋划策帮助金人。见诸于正史的,就有两个连举人也考不上的文人,主动投靠金人,一次是黄天荡放跑了金兀术,让韩世忠先胜后败;另一次是热情挽留住了准备跑路的金兀术,要不然收复汴京的宋朝就不叫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了。

  

  书归正传,我们先来说说宋金黄天荡之战。

  当年金兀术大举南侵,吓得赵构想卷铺盖跑路,不管韩世忠怎么相劝,他还是跑到海上避难去了,把刚建设的比较奢华的临安丢给了金兀术。

  金兀术在南宋都城发了一笔大财,扛着包裹就想回老家——习惯了北方气候的金人是受不了西湖那能把游人熏醉的暖风的,这也可能是每次金人只抢财宝不抢土地的原因。

  金兀术正哼着小曲往北走,一路上盘算着抢来的金银财宝怎么花,半路上出来打劫的了——韩世忠已经在镇江等候他多时了。

  这时候金兀术有十万大军,韩世忠只有八千人,虽然金兵为了避开沿途堵截的义军,已经全部上了船走水路,属于旱鸭子下水。但是十万对八千,而且单兵作战能力远胜于宋军,十个打一个,咋也输不了。

  于是金兀术向韩世忠约架:要打咱们就光明正大打一场!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古代宫女一定是一个风光的群体吧,虽然也是干得伺候人的角色,但是每日里呆在皇帝或皇后贵妃身边,和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朝夕相处,想必肯定能够沾了不少光吧。

  她们入宫之时,也经过了一番严格的挑选,相貌肯定差不多那里去。再加上在皇宫中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礼仪培训,综合素质也比较高,所以这些宫女放出皇宫之后,完全可以找到一个好人家嫁掉,这种局面想必也是这些宫女乐意看到的。

  

  根据历史记载,宫女一般十五六岁就进宫了,十年后,要是还没有被皇上宠幸才可以出宫。按理来说,她们才二十五六岁,正是适合生育结婚的年龄啊。这些宫女出宫之后,虽然年纪不大,相貌也非常不错,但她们其中很多人出了宫却是很难嫁出去的,到底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就在于这些宫女在宫中常年的劳作,落下来一种严重的疾病,医学上叫做血郁。血郁,病证名。六郁之一。因暴怒、挫闪、劳役过度,饥饱不调等所致。

  

  血郁这个名词不常见,我们就来普及一下吧。血郁说白了就是指人们身体虚弱,神情忧郁,这种病好似一种生理和心理交织的症状,看似不严重,其实很要命,因为一旦得了这种病,就意味着失去了生育能力。

  那为什么宫女会得这种病呢?虽然皇宫大内在外人看来充满神秘,令人向往,然而其真实的宫女生活却不敢恭维。一方面宫女作为下人,每天要承担着大量的劳动,尤其是伺候人这一方面,主子不睡觉,她们就得在一边陪着,这种陪最费精神,要一直小心翼翼地站着,实在困了,也只能站着打个瞌睡,可不敢真的睡去,否则少不了一顿宫刑伺候。久而久之,让人精神高度紧张,休息得不到保证,体质也越来越虚弱。

  

  这表面一看不是啥大病,本身即是有药可医的,吃下定坤丹就能够处理的事。可是宫女们哪有这种命吃啊,这即是生在深宫大院中的最大的悲揭秘宋代的文人咋就对金兀术情有独钟痛。

  由此可见,血郁症状很严重,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宫女们的生育能力,在本是男尊女卑的古代,一个女人社会地位的高低,和自身的生育能力有着很大的关系,生不出孩子,那可是一辈子也抬不起头做人的事情啊,所以这些体质差的宫女出宫之后,虽然条件还不错,但是别人不敢娶,要是运气好的有人娶回家,该宫女迟迟未有生育就会面临所有人的指责和被休妻的局面,宫女们除了忍辱负重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对她们的遭遇,人们也只能够寄予深深的同情了。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古代宫女一定是一个风光的群体吧,虽然也是干得伺候人的角色,但是每日里呆在皇帝或皇后贵妃身边,和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朝夕相处,想必肯定能够沾了不少光吧。

  她们入宫之时,也经过了一番严格的挑选,相貌肯定差不多那里去。再加上在皇宫中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礼仪培训,综合素质也比较高,所以这些宫女放出皇宫之后,完全可以找到一个好人家嫁掉,这种局面想必也是这些宫女乐意看到的。

  

  根据历史记载,宫女一般十五六岁就进宫了,十年后,要是还没有被皇上宠幸才可以出宫。按理来说,她们才二十五六岁,正是适合生育结婚的年龄啊。这些宫女出宫之后,虽然年纪不大,相貌也非常不错,但她们其中很多人出了宫却是很难嫁出去的,到底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就在于这些宫女在宫中常年的劳作,落下来一种严重的疾病,医学上叫做血郁。血郁,病证名。六郁之一。因暴怒、挫闪、劳役过度,饥饱不调等所致。

  中国历史上的妓女有两大类,细分有五类。大的来说,有艺妓和色妓之分,前者主要从事艺术表演活动,如同今日之文艺工作者,娱乐明星;而后者主要出卖色相,就是今日人们普遍认为的娼妓。

  但之所以把艺术家和娱乐明星归入妓女,是因为艺妓也经常卖身,只不过作为皇帝妓女的宫妓,经常是想卖身而不得。如果再细致划分,中国历史上的妓女由宫妓、营妓、官妓、家妓和民妓组成。

  

  而妓女可以说是青春事业,古代的青楼女子都是比较多才多艺的,但是人都会老,老了这些青楼女子去向何方呢?并非只是找个老实人嫁了。首先来说青楼里面的老鸨就不会放过他们,她们是老鸨的赚钱工具,不把他们榨干,耗尽他们的青春年华,那是不可能放他们走的。所以他们要想从良,一般有三种方式!

  一、被有钱的老板赎身从良;二、老了之后削发做尼姑;三、老了之后当老鸨;

  

  现在很多影视作品中都会有青楼的戏份,这些青楼的女子大多出身贫寒,或者是家里人犯了罪,被罚没或者卖到青楼,身世很可怜。因此,很多青楼女子都有从良的心愿,很多文学作品也写到青楼女子从良问题。

  但是大多以悲剧告终,如著名的杜十娘,将自己在青楼几十年存下来的钱交给太学生李甲,而且自己给自己赎身,但是最后所托非人,无奈跳江自尽!还有明朝末年四大名妓之一的李香君,从良后被公公赶出家门,最后忧郁而死,年仅30岁。像这样从良失败的案例不胜枚举,那么为啥古代女子从良就这么难呢?

  

  其实很简单,青楼女子要从良的唯一认识男人的地方只有青楼,而经常去青楼的男子能有几个好东西?都是花心大萝卜不说,不是纨绔子弟的富二代,就是混吃等死的窝囊废。而真正懂得欣赏,真心想娶一个青楼女子的十分少见。

  归根结底就是:一是经济问题。 二是观念问题。 三是身体问题。

  中国历史上的妓女有两大类,细分有五类。大的来说,有艺妓和色妓之分,前者主要从事艺术表演活动,如同今日之文艺工作者,娱乐明星;而后者主要出卖色相,就是今日人们普遍认为的娼妓。

  但之所以把艺术家和娱乐明星归入妓女,是因为艺妓也经常卖身,只不过作为皇帝妓女的宫妓,经常是想卖身而不得。如果再细致划分,中国历史上的妓女由宫妓、营妓、官妓、家妓和民妓组成。

  

  而妓女可以说是青春事业,古代的青楼女子都是比较多才多艺的,但是人都会老,老了这些青楼女子去向何方呢?并非只是找个老实人嫁了。首先来说青楼里面的老鸨就不会放过他们,她们是老鸨的赚钱工具,不把他们榨干,耗尽他们的青春年华,那是不可能放他们走的。所以他们要想从良,一般有三种方式!

  一、被有钱的老板赎身从良;二、老了之后削发做尼姑;三、老了之后当老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