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妃康熙传位给雍正,为什么生母德妃却百般刁

佚名2019-08-23 09:38:48

  1722年12月20日,康熙皇帝在畅春园清溪书屋驾崩。随着康熙的逝去,即位的谜底也即将揭开,众皇子都在期待着开奖的那一刻。

  隆科多手持康熙遗诏大声宣读:“雍亲王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至此,皇位之争尘埃落定,皇四子胜出,是为雍正皇帝。

  

  雍正登上皇位,按照母凭子贵的道理,后宫最开心的应是雍正生母德妃乌雅氏。自古后宫嫔妃争斗的目的无非两点,一是获得皇帝的宠爱,二是儿子将来能继承皇位。

  德妃为康熙皇帝生了三子三女,生育数量为后宫之冠,必定是康熙宠妃,现在儿子又当了皇帝,德妃瞬间成了人生赢家,即将晋升皇太后,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德妃对于此事的反应却异常冷淡,当女官将雍正继位的消息告诉德妃时,德妃只是说了句:“钦命吾子继承大统,实非吾梦想所期”。

  

  这句话意思模棱两可,既可以理解为:这并不是我所期待的结果。又可以理解为:我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前者是失望,后者是惊喜。到底德妃的真实心情是怎样的呢?

  新皇帝即位,按祖制要给皇太后行礼,康熙皇帝的三位皇后已去世多年,再未立过皇后。由于德妃康熙传位给雍正,为什么生母德妃却百般刁雍正生母的原因,乌雅氏由德妃晋升为皇太后,成了接受新皇帝行礼的唯一一人。

  当雍正派人去请乌雅氏时,乌雅氏却以“皇帝诞膺大委,理应受贺。与我行礼,有何紧要”为由拒绝出席。意思是:你当了皇帝理应接受群臣朝贺,跟不跟我行礼都无所谓。

  

  乌雅氏居宫中多年,礼仪问题不会不懂,以“无所谓”相拒,显然是有抵触情绪的。后来雍正亲自去请,再三恳求,加上王公大臣在旁边说情,乌雅氏才勉强同意出席登基仪式。

  之后,雍正帝打算给母亲上“仁寿”的尊号,以表尊重和孝心,仁寿二字可以说是很高的评价了,但乌雅氏一直到死都没有接受,这也是有意要和雍正别着来。

  按清朝后宫制度,先帝的嫔妃不能和当朝皇帝住在一个区域,应当搬出东西六宫移居太后专区。可是乌雅氏坚决不搬,继续住在永和宫中,最后在永和宫崩逝。

  

  可见雍正和生母乌雅氏的关系非常僵,乌雅氏至死都没有和儿子雍正和解,这对母子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呢?

  当年乌雅氏以“官女子”的身份入宫,官女子比常在、答应级别更低,除陪皇帝侍寝之外,还要承担一些分内的活计,地位比宫女高一点。乌雅氏容貌出众,引起康熙帝的注意,被康熙临幸之后,生下皇四子胤禛,也就是雍正帝。

  但康熙并未马上提高乌雅氏的地位,按照清宫规定,只有嫔以上者才有资格养育皇子,显然乌雅氏不具备,胤禛一出生就交给皇贵妃佟佳氏抚养,因此乌雅氏和雍正虽为母子,但感情却不深。

  康熙二十七年,乌雅氏又生下皇十四子胤禵,这个时候乌雅氏已经被封为德妃,深受康熙帝宠爱,康熙帝遂批准胤禵由乌雅氏亲自哺育。

  1718年准噶尔发生叛乱,皇十四子胤禵被康熙任命为抚远大将军,加封大将军王,以天子亲征的规格出征青海。此前太子胤礽二度被废,朝中皆认为康熙此举是为改立胤禵做铺垫,就连皇八子胤禩在争位无望之后,也转而支持胤禵。

  乌雅氏也认为胤禵继承大统的希望大增。虽然同是儿子,但在乌雅氏心中轻重有别,显然乌雅氏更希望继承皇位的是胤禵。另外,雍正与养母佟佳氏更为亲近,即位后公开称呼佟佳氏的弟弟隆科多为舅舅,并晋封隆科多德妃康熙传位给雍正,为什么生母德妃却百般刁为一等公,却对自己的亲舅舅(乌雅氏的弟弟)置之不理,这一点也令乌雅氏耿耿于怀。

  或许乌雅氏认为,雍正和隆科多用不光彩的手段窃取了本应属于胤禵的皇位,故对雍正即位的结果很不情愿,对于雍正各种请求也是百般不配合。据说在康熙为立储犹豫不决时,乌雅氏曾试图左右康熙的意愿,说“禛儿性暴多疑非人君所选”。

  从雍正后来对皇兄弟的处置来看,乌雅氏对雍正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从儿女情长的角度看,胤禛继位后对其他兄弟进行了残酷打压,险些造成皇室的分裂,这也是康熙所不能容忍的。但雍正统治时期,清朝国库充盈,为康乾盛世奠定了物质基础,从延长国诈来看,选择雍正是十分正确的决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