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艺一般的宋江是如何坐上梁山头把交椅的

佚名2019-08-23 09:54:46

  宋江在上梁山之前,是济州府郓城县的一名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深受领导的赏识和器重。宋江“生平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加上他“端的挥金如土”,喜欢为他人“排难解纷”,乐于“周全人性命”,名声传遍山东、河北,在别人眼里宋江就如同一场“能救万物”的“及时雨”。

  “生辰纲”事发后,宋江“担那血海般干系”为晁盖通风报信,才使晁盖等七人能够侥幸躲过此劫,上了梁山,继而夺得寨主之位,奠定了梁山事业最初的起义组织和领导机构。因为和梁山盗匪私下联络,宋江不仅丢了饭碗,还成为一名杀人犯,这是令宋江所始料不及的。从“春风得意”骤变为“一无所有”,从“救世主”沦落为“阶下囚”,宋江遭受的损失是惨重的,甚至是毁灭性的。即便如此,宋江也没有听晁盖的劝告上梁山落草为寇,相反他选择了“刺配江州”,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皇帝的昏庸和朝廷的腐败,没有让宋江在那次“大赦天下”的优惠政策中得到解脱,宋江企图在宦海中东山再起的希望彻底破灭了,这让宋江在心理上发生了重大转变,要想名垂青史,出人头地,只有上梁山领导人马与朝廷抗衡,打出梁山的威名,换取迫使“朝廷招安”

  的筹码这一条路可走。他的这种心态从他在浔阳楼酒后题的反诗“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和反词“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巷口”中可以看的出来。

  

  初上梁山 情愿做第二把交椅

  晁盖上梁山以后,对于占山为王、衣食无忧的现状非常满足,既没有制定发展纲领,也没有壮大革命队伍;既没有长远的规划,也没有近期的打算;既没有考虑梁山的前途,也没有考虑兄弟们的归宿,只是“义气用事”,整日里与弟兄们“逐日宴乐”,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今朝有酒今朝醉似武艺一般的宋江是如何坐上梁山头把交椅的的“得过且过”,没有远虑,没有近忧,没有进取心,没有紧迫感。

  宋江上梁山后,晁盖用“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的提议作为对他救命之恩的宋江的回报,宋江在推辞中没有说自己才能欠缺、威望不够之类谦虚的话,自己之所以不做寨主是因为晁盖比他年龄长,自己不能以小欺大,情愿做第二把交椅。

最新文章